行业动态

陈隆枢:袋除尘是除尘技术的半壁江山

发布日期:2015-06-16 访问次数:4 字体显示:【大】【中】【小】

陈隆枢:袋除尘是除尘技术的半壁江山

2015年06月11日16:22 新浪环保

 

  于2015年6月9日揭幕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环保展览会(CIEPEC2015)”以其高度国际化的舞台、多样化的展示手段迎来更多的参展商和观众。本届展览会是由环境保护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承办,各省市环保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环保署、各省市环保产业协会协办的全国性大型环保展览会。

  本次展会期间,亚洲环保记者李少东就袋除尘技术采访了中钢集团天澄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教高(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袋式除尘委员会顾问)陈隆枢先生。以下是采访实录。

  李少东:现在有很多工厂都是以燃煤为主要燃料,燃煤燃烧过程中,会排放很多有毒有害的烟尘颗粒,环境问题是大家比较关心的。国家有规定,排放之前要先除尘,把排放的东西降到标准以下。现在市场主要的除尘方法就是袋除尘和电除尘。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袋除尘和电除尘的应用范围,都有各自的特点,比较适用哪些场景?

  陈隆枢:袋除尘是目前排尘浓度最低的级别。我们拿数据来说话,现在很多行业,钢铁、有色、化工、水泥,绝大部分都是采用袋除尘。比如说钢铁90%以上采用袋除尘,水泥原来也是这样的,水泥窑尾也是两种技术路线,电除尘和袋除尘。但是现在新建的一些水泥生产线,都是采用袋除尘的。有很多企业,100%的是袋除尘,不管是高温气体,还是常温的气体,都采用袋除尘。

  而且在这些行业的排放浓度,30毫克是最起码的,因为很多新的标准,包括钢铁、水泥,一般的排放是30毫克每立方米,很多都是20毫克。像我们钢铁高炉煤气,现在整个行业全部采用袋除尘,而且煤气是不排放的,要回收利用,要求排放浓度在5毫克以下,因为煤气要保护透明机(音译)。垃圾焚烧,老标准比较宽松,现在新标准30毫克。现在很多垃圾焚烧的企业,新标准出来以后,就按照很严格的标准在做。比如说在2003年投产的深圳的垃圾焚烧项目,排放浓度就是按5毫克设计的。实际上一台2.8毫克,一台4.1毫克,这是十几年的设计。应该说袋除尘是效果最好的除尘设备,这是一个特点。

  第二,它的应用很广泛,刚才已经说了,各行各业都在应用。虽然燃煤电厂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是历史的原因,现在袋除尘的应用只有20%左右。但是不要忘记袋除尘介入到燃煤电厂的历史是从2001年开始的,到现在也就十多年的时间,发展速度是很快的。现在从发达国家带看,美国的燃煤电厂,电除尘的应用逐渐下降,袋除尘的应用逐渐上升,也是这样的。

  李少东:您认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趋势,为什么袋除尘取代了逐步发展的电除尘呢?

  陈隆枢:重要的原因除了排放浓度是最低的以外,应该说它造价、运行费用方面都是最省的。为什么?过去我们说袋除尘的造价,有的时候比电除尘高,运行费用比电除尘高,但是不要忘记,那是不平等的比较,在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袋除尘允许排放浓度是100毫克,或者200毫克,原来电厂条件很宽松。但是在这种条件下袋除尘已经按50毫克,30毫克在做,起跑线不一样。现在不是一个专家两个专家测算,通过实践证明,燃煤电厂达到30毫克还是很困难的,电厂的电除尘和袋除尘造价、运行费用相比电除尘不占优势,反而是袋除尘占优势,更划算一些。但是它的排放浓度可就不一样了。电除尘可以按照30毫克,但是袋除尘现在很多是按照20毫克,10毫克在做的,这还是不平等的比较。

  如果说电除尘想要在进一步降低排放浓度的话,它要走的路,就是增加电厂。我知道电厂不少,但是效果不一定做得到,能稳固达到30毫克,这个比较困难。所以电除尘出现了很多衍生应用,比如说湿式电除尘,还有移动电极的电除尘等。现在应用的这几个产品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弊病。有的效果不稳定,有的持续时间不够长,有的增加的投资太大。比如说中电联秘书长王志学(音译)秘书长提出来近零排放不科学,就是针对加湿电除尘,把颗粒物排放浓度降到5毫克以下,还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量降到多少。实际上增加的投资是很大量的,他算了一下,在原来基础上,削减下来的污染物、颗粒物、氮氧化物、硫氧化物这几样污染物的总量,削减下来的加起来和代价,削减一公斤污染物要花38-68块钱,比袋除尘要贵。所以袋除尘的宗旨是什么?现在的宗旨就是在原有的低排放浓度的基础上,再进一步降低排放浓度,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原来我们做30毫克是没有问题的,20毫克也不太费事,现在我们普遍做到10毫克以下,普遍做5毫克,我们把它变成常态化,这个就需要我们通过滤料,通过我们的工艺,通过我们的结构各方面的努力来做这个事,我们觉得是完全可行的。因为现在有很多工程已经实现了,这是一个目标。降低烟尘、粉尘排放浓度的同时,我们的想法是,不增加过大的投资。

  李少东:总的投资保持在原有的范围内。

  陈隆枢:增加也不多,比如说5%,10%,这个比成倍的增加要好得多,但是污染物的减量是很显著的。第二不增加设备,不把系统变得复杂,只在原有设备基础上做进一步的改进,通过这个降低我们的排放浓度。

  第三,我们不增加运行费用,相反我们运行费用在下降,因为伴随排放浓度降低的同时,我们阻力在下降。早期的时候,1500-1800的阻力,现在普遍降到1280以下。阻力下降以后,电耗就降低了。滤袋寿命也大幅度延长了。 2013年10月份调查了10个燃煤电厂,原来对燃煤电厂滤袋寿命最质疑,10个电厂,28个袋除尘器,滤袋寿命最长的分别是92个月,90个月,85个月,有三台是这样的。其中28台里面有11台滤袋寿命都是4年以上,最长的有将近8年了,比较普遍的也在4-5年的范围内。我们调查的时候,运转的时间不到4年,它还在应用,有待进一步观察。真正滤袋寿命比较短的,没有达到4年的28台里面只有2台。这2台是有原因的,一台锅炉反复停机,反复启动,这样的话对滤袋的腐蚀影响很大。还有一台含硫量特别高,硫氧化物的浓度达到了4000-6000毫克每立方米,腐蚀性特别强,包括滤袋被腐蚀掉了。

  应该说现在应用到燃煤电厂的袋除尘器的设备寿命普遍都延长了。我们的阻力下降了,我们滤袋寿命延长了,电耗下来了,所以我们运行费用是在下降的。

  李少东:您刚才说的,现在正在进行新的研究,想把袋除尘的效率提高到10毫克以下,现在进展如何?

  陈隆枢:一个是滤料的进步,现在有几种滤料,有水刺毡(音译)原来说的比较多的是针刺毡,用带刺的钢针生产滤料,现在钢针带刺,在移动过程中,对于纤维是有损坏的,不划算,针孔可能穿过去粉尘。现在采用水刺机(音译)通过高压水形成密集的水柱,这样把纤维收集起来,这样就不造成纤维和滤料的损伤,而且效果还很好。

  李少东:这个除尘效果比钢针的要好吗?

  陈隆枢:要好很多,很显著。比如说用在燃煤电厂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得到的数据10毫克以下,甚至5毫克以下,已经很低了。但是造价只比普通的针刺毡(音译)高15%。在燃煤电厂,滤袋占造价比例的三分之一,滤料费用提高15%,设备费用只提高5%。提高了设备费用造价5%,我们把原来30毫克,20毫克的排放降到10毫克以下,我觉得是很划算的,比较值。

  李少东:您觉得水刺针将来的发展方向上,造价有可能进一步的降低吗?还有空间吗?

  陈隆枢:刚开始批量比较小,大批量一用的话,成本会降低,工艺在进一步改进,我想造价还有下降的空间。但是这并不是很主要的问题,造价不降,我们觉得应用它也是值得的。

  李少东:企业选择的时候?

  陈隆枢:那就多了,刚才说的是水刺滤料,还有超细纤维面层的滤料等,达到降低粉尘排放的目的,这样的工艺和材料都是可以做到的,选择是多样性的,并不是只有一条路。

  李少东:袋除尘布袋后续处理比较麻烦,现在行业标准或者处理有没有好方法?

  陈隆枢:因为现在袋除尘应用广泛了,特别是在电厂应用量很大,废掉的滤袋怎么办?现在可以告诉关心这个问题的同胞们,现在我们经常用的PPS纤维、聚酰亚胺纤维等这些纤维做的滤料,纯纤维的滤料回收,现在已经有几家企业专门做回收和利用。

  李少东:这个回收利用,这些企业是怎么处理的,费用是怎么弄?

  陈隆枢:它也有利可图。

  李少东:国家有没有标准?

  陈隆枢:现在还没有,因为这是最近几年形成的,但是回收利用已经有办法了。第二,现在已经有企业建厂回收处理布袋的处理线了。

  陈隆枢:已经形成了下游产品。

  李少东:下游产品主要是什么?

  陈隆枢:比如说把这些粉尘洗干净以后,把纤维重新熔化处理再做成墙体的保温材料,包括汽车的保温材料,包括作为建筑材料,甚至有一些作为生产一些其他的工业用品,都是可能的,处理还是很多的。原来我也不太了解,看了两家企业以后,我也开阔了一下眼界,现在大家已经开始用了,基本上做成谁生产,谁回收,谁利用。

  李少东:在网上说袋除尘的空间还是很大的,你觉得袋除尘的市场如何?

  陈隆枢:我们这么说吧,市场空间要看用户的大小,袋除尘的用户就是产生粉尘和烟尘的大户,这些大户就是钢铁、有色金属、化工、水泥、燃煤电厂。我们钢铁世界第一,老大十几年了,有色金属十几年世界老大了。水泥产量占了世界水泥总产量的60%。我们的化工包括煤化工方兴未艾,煤制油、煤制气,也有除尘的需求。再就是燃煤电厂,现在装机容量已经超过美国了,成为世界第一了。那么这些产尘大户在那呢,就是说我们产生占全世界50%或者60%以上的各种各样的粉,如果我们不加强除尘,不提高除尘效率的话,不大大降低排放浓度,那么我们960万平方公里要容纳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粉尘、烟尘,我们国家的大气质量是没有办理提升的。我们960万平方公里,占世界有人居住面积的7.1%,7.1的国土面积,容纳50%,甚至60%的各种各样的烟尘,我们只有把除尘做好,把除尘技术发展好,我们才有出路。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袋除尘是大有市场的,是主力军。

  李少东:除了有色金属、水泥行业,应用比较多的燃煤行业、电厂也会应用袋除尘吗?

  陈隆枢:我们了解了美国,美国燃煤电厂袋除尘和电除尘基本上一半一半。而且美国人告诉我们,袋除尘的比例在上升,电除尘的比例在下降,我觉得中国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我们一定能达到。

  李少东:比较有信心。

  陈隆枢:我们不要说哪一种技术一统天下。过去燃煤行业就是电除尘一统天下,所以阻碍了除尘技术在这个行业的推广。现在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但是两种或者更多的高效的除尘技术,在一个领域里面平衡的发展,大家互相促进,互相竞争,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我想将来袋除尘在燃煤电厂占到半壁江山,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李少东:谢谢您陈老师。